Homesceen Vol. 2

这是 Homescreen 第二次更新,以后我会在每月的第一个星期一发布。

上一期发布后收到一个比较有意思的反馈,采取「文林式」的人原来不在少数,其中更有表示自己需要严格保持图标的出厂默认摆放次序的强迫症患者。

DisonDINE 创始人

壁纸是这里Dark

这是第二屏

wingfree随意门 SYM 创始人

我超级喜欢这个月的背景照片,希望会用一年!!

李如一字節社IT 公論 創始人

你說對了,變化不小。

闻佳艾格吃饱了 创始人

这个月开始去外地,UBER 总是注册不成功,于是换易到Sooshi 很漂亮没事就看。

背景是杭州的树林子。

magasa虹膜 创始人

niea大大儿童商店 联合创始人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有 3000 多未读邮件……

文林,荃二 创始人

赵小满Voicerme 创始人

左志坚拇指阅读 创始人

顾辰,杰童动画创始人

我:数学系出身的你玩 2048 是不是特别轻松?

顾:没有,一开始还是摸不到门道,后来就比较容易了。

我:你玩过 Threes! 吗?

顾:诶?不知道,你给我看看。

陆晓芬果库 联合创始人

没什么大的变化。最近略有感慨的是 Medium,能够感受到 Path 最初的产品冲劲,细节到位。虽对其以后的发展持观望态度,有关于内容的应用上架仍是好事情。顺势把 Paper 也放到了首屏。

cbvivi,本站作者:

Homesceen Vol. 1

Homescreen Vol. 1

前几年,我研究过一阵手机 homescreen 的哲学。有很多可玩的点啊,图标要不要放满、用不用文件夹、把希望自己常用的 app 放在离手指最近的位置是否会提高它的使用率?

这不光是个效率问题,想过这些事的人也很多,还有专门供人上传 homescreen 的网站。我的研究没有什么结果,于是开始不定期截屏,来观察自己的习惯。这个你每天会看到无数次,以为它们甚少变化的画面,我就不说它像琥珀了吧,总之是很有趣的。

于是,我邀请了一些朋友一起来玩这个游戏。我会每月收集并贴出他们的 homescreen。发起时没想到,这个无礼甚至有点冒犯的要求能够获得那么多支持,更没想到玩起来比我想象中还要有意思。

DisonDINE 创始人:

…………

……

dison

wingfree随意门 SYM 创始人:

我有点 homescreen 强迫症……

经常会首页什么东西都没或者保持很少的 App……

wingfree

李如一字節社IT 公論 創始人:

我很少花功夫仔細整理。把通訊軟件收到一起是從 Ben Thompson 那裏學來的,管那個文件夾叫 offense / defense 是吐槽 Dave Morin(含粗口)。Camera+ 幾乎從來不用,但放在首頁顯得比較高端。1900 封郵件很多是 newsletter 不必看的,我也沒有消除數字的強迫症。等 Vesper 支持同步了考慮換掉 Simplenote,不過它最好也支持 nvALT。爲什麼大家都不喜歡玩 Hatch 呢?

liruyi

闻佳艾格吃饱了 创始人:

etam

magasa虹膜 创始人:

magasa

niea大大儿童商店 联合创始人:

我换了新手机之后竟然没有设置桌面背景,天哪!以及,我的首页不是我自己想要呈现的样子,因为每天都会被女儿弄乱,常常也就忘记整理了。只要 app 不被删掉就是万幸!

niea

文林,荃二 创始人:

wenlin

赵小满Voicerme 创始人:

很 productive 吧?

pinko

左志坚拇指阅读 创始人:

zuozhijian

顾辰,杰童动画创始人:

好忐忑啊。

guchen

陆晓芬果库 联合创始人:

liao

cbvivi,正义的伙伴:

截这张图的次日就换了手机,现在看它时熟悉又陌生的微妙感受,就是这游戏最大的乐趣。另外特别推荐一下 Light Switch,David Shrigley 作品,气氛转换利器,我每个月都要按那么几十次。

cbvivi

几点心得和感想:

  1. 感谢李如一主动交待了右下角那文件夹的全名,并附上出处供延伸阅读。他那张是信息量最大,最出乎意料的。
  2. 认识文林的人看到他那张应该会笑吧,太有他的风格了。
  3. 看完 Dison 的那张后我决定以后不在首页放文件夹了。

如果你是 tumblr 用户,可以用你的 homescreen 来回应这个帖子。一个月后见。

久违的年度评选

年度评选在博客时代热过几年,那时候的流行是巧立名目和独具匠心。我这几条从跨年写到现在,本来想攒着发,发现这样容易拖,分开写了发又会失去形式感,从而显得很怪。今天整理好一发贴出,算给新博客立个 flag 吧。准备多关注些自己看到的好玩的东西和人。

年度新事物:大大儿童商店

去年十二月,像是约好了一样,那些早在朋友之间口耳相传的梦想一件件变成现实,堂堂登场。

特特和 niea 的大大儿童商店微博微信商店),以发现童趣,重新发现家庭生活之美为目标,不光适合推荐给小朋友;文林和曲炜主脑的荃二追求实体店的质感,所有货品限量供应,店主会鞠躬送你离开,如果你来上海又碰得上开门的时间就尽量不要错过;玛露露的 EasyArt-Shop 也在做很了不起的事,让普通人离艺术更近。从概念到实现,每一个都超级厉害,真嫉妒她们,期待今年更多。

年度电影:《听说桐岛要退部》、《横道世之介》

《听说桐岛要退部》《横道世之介》从题材到叙事都有些相似的地方,在同一年里看到,还产生出一种互相丰富,互相延伸的感觉。

我觉得以前的自己会更喜欢《横道世之介》,现在则是桐岛。因为世之介是关于过去,桐岛则是关于现在?

去年可能是过去十年里看电影最少的一年。过上郊区生活,规则上班以后,工作日的业余时间变得异常宝贵,电影在被选择阶段又劣势明显——真看完了倒是很少后悔。周末晚上又有足球比赛……电影院只去了十几次,大部分还是电影节期间集中看的,年度观影经历是《阿拉伯的劳伦斯》。

年度剧集:《海女》+《恋爱幸运曲奇》

《海女》(あまちゃん)是 NHK 推出的晨间剧(每集 15 分钟,日播,共 26 周),去年的现象级日剧。《恋爱幸运曲奇》(恋するフォーチュンクッキー)是 AKB48 去年的大热歌。这两个东西放在一起,因为主题都是「偶像」,所以特别适合连着看。

我其实是十二月才开始补的海女,断断续续用了一个月,其间看到角色以剧中形象成为今年红白歌会的重要部分,成为今年首个泪点。也是在去年,通过 @海尔凯特 在「拇指阅读」连载的《AKB48 - 21世纪的丑小鸭传说》第一次系统地了解了 AKB48,很幸运的是,她们在这个时候唱出了《恋爱幸运曲奇》这样的作品。非常感人,觉得被鼓舞了,谢谢。

年度游戏:Pazudora

Puzzle and Dragons(国内叫「智龙迷城」,通称 Pazudora),2011 年面世的智能手机游戏,通过「转珠」战斗方式和队伍收集和养成系统的结合,创造出一种新的游戏类型。

去年我对游戏的热情超过了其他爱好,大概是因为游戏的社交指数不多不少刚刚好吧。不过很难想象,在《怪物猎人》、《马里奥》、《GTA》、《口袋妖怪》都有新作的一年,我玩得最多的却是一个手机游戏。

Pazudora 构建了一个近乎完美的体系,体现为一连串欲望的陷阱,玩家几乎随时都有一张填不满的欲望清单。大到组成自己梦想中的队伍,小到一次转珠的攻击力最大化。这是一个需要规划长期作战方案,又需要用技术来赢得战斗的体系。玩法很能体现人的性格,但不管是我慢型、艺术家型、松鼠病型,也都能从中获得乐趣。

顺便一提,我是赌徒型。

不止一个人说自己在玩 Pazudora 时失去了理智和自我,发现自己「赌性太重」。我也经历了好多次心跳加速手心发热仿佛变成了怪物的时刻,能把人的这一面轻易引诱出来的游戏,是该说它好还是不好呢?

游戏推出下个月就将满两周年,寿命这么长的手机游戏似乎还前所未有。我也不知道还会玩多久,不过制作人山本 P 在采访中说自己的目标是做到开出主题公园的程度,所以暂且相信他和「神运营」团队吧。

年度播客:Gadio

Gadio (官方发音「加迪欧」)是机核网和糖蒜广播联合推出的游戏主题播客,去年迎来三周年纪念日,赴东京电玩展采访,越来越有媒体的样子了。

对我来说,听播客解决的是先是社交需求,然后才轮到信息需求。所以听一个播客最好的时候,是你认识大部分人的声音,甚至还能猜到他会说些什么的那段时间。

去年 ACG 领域的同类媒体产品还挺丰富的。Gadio 推出了聊动画和漫画的子频道「一起来 lu 二次元」,老牌播客「友的聊」也把自己拆分成「游戏.fm」、「电影.fm」等频道(游戏那个我只听了一期,主持人们居然在给一个自己没玩过的游戏打分),还出现了一个以任天堂为主题的饭堂电台。先直播后剪辑发布成品的模式也很成熟了,看好今年有更大的发展。

另外,李如一在年末推出的 IT 公论也很不错。「短打」栏目很有想法,特别是早期那些一分钟内的。

年度 App:Day One + VSCO Cam

去年的一个大成就是实现了(以前尝试过很多次但没能坚持下来的)Day 365,主要依靠的就是 Day OneVSCO Cam。在我一如既往无法自律的时候,Day One 的形式感和 VSCO Cam 的滤镜起了很大的作用。

另外,同为笔记/写作类 app,Vesper 虽然产品没法用,但我非常喜欢 John Gruber 他们赋予这个产品的「一个人的 twitter」的概念,所以就把它实践在了 Day One 里。推荐大家也试试。

年度足球鞋:Mizuno

Mizuno 的中端足球鞋(上图最右),定位是买不起高端(Morelia Neo)的中学生,官方宣称的最大卖点是轻。

过上郊区生活后我就没有再跑过步,运动只剩每周五两小时的足球欢乐时光。秉着在足球运动生涯晚期多试一些球鞋,体会不同厂商对足球运动的理解的原则,先后买了四五双新鞋。现在最喜欢的是 Mizuno Estrela neo,它让我想起穿坏过两双的 King。

与它相比,Pathiqe(通称「释迦」,adidas)和 ctr360 III(nike)只是中规中矩,没什么特点。Powercat(Puma)则太过笨重,不适合我们踢的小场地。去年日系球鞋能在国内突然流行还是有原因的。

年度硬件:乐视盒子

乐视盒子是乐视推出的 Android 系统机顶盒,我用的型号是 C1s

因为热插拔 HDMI 线导致一直在用的硬盘高清播放器坏掉,抱着尝试新生事物的心态在小米盒子和乐视盒子中间选了这一台,没想到直接导致了家庭生活格局的巨变,在电视机前度过的时间大幅增加了。

因为没用过小米所以无从对比,但就我理解,两个设备 95% 的内容和体验都是一样的(你总会去装那些第三方应用的),同样价位下,等于乐视多送了你一年的内容(不知为什么最近里面的动画几乎全被拿掉了),还能直接接移动硬盘放投影,没什么理由买小米。现在我只有在用 Airplay 的时候才开 Apple TV 了。

其实这个类目的选项很少,我去年基本没买什么其他硬件——没换手机,没升级 iPad 和电脑,也没有买可穿戴设备,游戏机存在感不够强烈,尤其是 Wii U。这样好像也没什么不好。

2013

我应该会长久地记得 2013 年 9 月 14 日,秋天来了,开始转冷,我七点多就起床出了门。

那天是《怪物猎人 4》的发售日,我在藤泽的一家 bic camera 门口排队,太太坐在五米以外的花坛边上等着。藤泽是个小地方,这个电器店想必是当地阿宅的「圣地」,不断有人来又有人走,队伍长度维持在二三十人。相识的「猎人」用眼神打个招呼,有人边玩前作边等,大概是在跟过去的村和集市告别。有个小学生还是妈妈陪着来的,他穿了件怪物猎人主题 T 恤,跟我身上的一样。

一边随人流前进一边刷 twitter,据说秋叶原已经出现了千人以上的队列。二十多分钟后终于走到收银台,因为事先没有预约,我没有购买资格,只买了一张印有下载码的,便利店里早就可以随便买到的卡片。

这个幼稚、荒谬、做作、始料未及的场面,就是我 2013 年的决定性瞬间。